今天是:

六铺炕

作者:dindon 点击数:229次 来源:互联网
六铺炕的地理位置在北京市安德路的中段,若以公共汽车站为标,则是东临地兴居,西至后九条,南到城墙豁口,北挨黄寺。几乎是东西南北各有两站路的距离。若从地形上说,则是南有城墙、护城河,北有古寺,东西各有一处湖泊。

名称由来

六铺炕名称的解释有多种,一说旧时北城墙外是一片乱坟地,荒凉冷僻。从安定门外到德胜门外,自东向西,有一条脚夫们踩出的小道,就是现在安德路的前身。途中,开有一专供脚夫们饮水歇息的小店,小店很小,土炕上只能放下六床铺盖,人称六铺炕,后来此地便以小店得名。认为此说法不妥的人强调,明清时,晚上关城门。远道而来的旅客只能就近住宿,等待天亮了再进城。而仅能住6个人的店,未免太小了,不切实际。二说炕并不是指供人睡觉的土炕,而是指小店院中用砖石黏土垒成的土台子。因小店穷,买不起正经桌子,只能垒土作台,权当桌子用。一个土台,称作一铺炕,小店里有六个这样的“桌子”,所以叫六铺炕。印证东富西贵,南贱北贫的北指的是北城,此地虽穷,但不是城北,不足以论道。究竟哪种说法准确,无从判断,只待民俗学家们有兴趣时去考证吧。但这两种说法都能证明一个事实,就是这地方在旧时穷困荒凉的状况。过去北京有“东富西贵,南贱北贫”之说,六铺炕这个地名就直接见证了“北贫”。三说是因小店院中用砖石黏土垒成的土台子而得名,其性质为雨来散的酒店,不是旅店。清末民初,安德外多菜地,玩累了喝喝酒,困了在台子上眯一觉儿,久之,就记住那六张土台子。 四说下等窑子,六铺炕当年也有外貌是白房子标志的下等窑子。五说六铺炕是当年急递值勤的铺所,固此得名,与茶馆酒肆以及蒲坑类无关。但此对此法持反对意见的人认为,德胜门、安定门外原有六铺不假,但不会集中在一个地方,即便现今也不会把6个派出所放在一个大院里。六说最大的可能是车马大店。北方农村的车马大店一般是一字型的大通铺(火炕),从南窗一直到北墙,也有东西方向的,个别的还有L型的。此车马大店拥有6个大通铺炕,可见规模相当不小。类似的名字还有三间房、半壁店、长店等等。

六铺炕茶馆

六铺炕本是茶馆带酒座的铺子。掌柜的姓杨,人称杨二。这个茶酒馆开业的时间大约在清末民初,有土房五间,三间北房,两间西房。据当地人讲,1923年前后就歇业了。“六铺炕”,并非指的是六个铺位大的土炕,而是指茶酒馆场院中,有六个用土坯砌成的土台子,外抹青灰,形如土炕一般当作“茶桌”,上搭凉棚,院中还有几棵大树可以遮阳。因为茶酒馆没有字号,来此吃茶喝酒的人,就依据六个土台子,呼之为“六铺炕”。当年,这种茶酒馆还有一个“雅号”,叫做“雨来散”。六铺炕茶酒馆,位于现安定门外177中学后身、青年湖公园的西墙外,因为它离当地的西营房很近,所以来此吃茶喝酒的人多是提笼架鸟的八旗子弟。由于这个茶酒馆处于当时的荒郊野外,赌博之人更是无所顾忌,六铺炕因此而出名,以至雍和宫的喇嘛、黄寺的喇嘛、钟楼后身娘娘庙的太监,坐着车来此逗鸟玩鹰,赌博作乐。一些珠宝商人和打小鼓的也趋集于此,做些古玩交易
铺的来源
明代,北京的行政范围分属宛平和大兴县两个县,城内又分为中、东、西、南、北五城,五城下又共分为三十四个街坊(另外还有六个城外居民点也按类似编制划分)。为了更加严格地控制人民的动态,又将街坊以下的居民划分为若干铺。
铺的作用
北京的铺,大致有两种作用。一是负责官文书籍的及时传递。古时,交通工具很不发达,凡官文书信都是通过人、马来传递的。其人力步行传递称之为邮,骑马传递称之为驿。因此,全国各地主要干道旁每隔数十里便设一个驿站,并备有马匹,以供来往传递信件之用。当官文书信紧急,不容延误,驿夫不能当天赶回自己家中时,就在驿站休息过夜,所以这些供驿站夫役休息的地方就称为铺舍。每铺设铺司一名,掌管过往的文件,设铺兵三名,轮流负责传递这些文件。铺的另一个作用,是负责附近居民的治安。城内各街坊根据居民的多少,共分为七百二十铺,每铺设铺头和夫役三五人,由总甲统领,隶属五城兵马司;城外各村,随地方远近,分为若干保甲,每保又设牌甲若干人,从中精选身体强壮者作为分兵,配以兵器,由捕盗官一人,正副保长各一人统领。这些铺与保甲,在全市星罗棋布,比之外府州县,控制得更加严密,对居民和各铺夫役的压迫更加厉害。本来统治阶级设立铺的目的是为了严肃法纪,但是由于城内勋臣贵戚很多,法不得拘役,又得罪不起,所以当地居民都不愿意在铺内应役,只好让一些流寓之民承担,因此城内外的总甲、保甲都是些无业游民。这些差役,依势欺人,鱼肉百姓,无恶不作。每当民间有事,需要他们解决,就要鞋脚钱;如果双方事主不愿纠纷,请他们和息民事,则要酒饭钱;如果奉命纠察可疑分子,对错抓的要收宽限钱,对已经抓起来的要收买放钱;城内每月每家要交灯油钱;买卖房屋要交画字钱;每次新的铺头上任或到年终,每家都要出银,置酒邀会。如此巧立名目,不可枚举。而那些夫役则要不分风雨寒暑,日夜值勤,凡地方上出现人命案、盗窃案、水灾、路人冻饿而死等事,必须及时上报。上司三日一比,五日一卯,随时监察,使各夫役叫苦不迭。城外各保甲夫役更是辛苦,如西山百余村要轮流守卫矿洞,大路的数十村要轮流巡查窝铺,还有很多临时性的巡山、巡路的任务,稍有不合意,则声讨四出,而责骂也随之而来。
铺舍的曲用
铺舍本来是供铺兵休息的地方,但是在统治阶级大肆挥霍,过着奢侈无度的生活的时候,根本顾不上这些下等人的死活,因此许多铺舍徒有其名,大多数是“虽有
六铺炕
房数楹,其实极敝,不可以居”,甚至“败垣荒草,仅存遗址”。如北安门外的宛平县署前有一铺名,但是铺址和铺舍都没有,铺的夫役往往是租赁旁边的民房凑合着居住。这个地方前靠近皇宫,后靠近什刹海、鼓楼风景区和商业区,所以租赁的房价很贵。这些夫役的工钱很少,不得已只好到僻街陋巷住宿。所以每当投递官文书信的人来到这里,往往要到处呼唤,不能找到这些夫役办理公事。这些夫役不但工钱很低,而且遇到闰月时(农历闰月为十三个月),连闰月的工钱也不发给。对此,甚至连宛平县知县沈榜也看不过去,说:“难道闰月就不递送公文了吗?那些官署衙门每年春秋间到陵墓祭祀,到郊外游玩,花费巨大。难道偌大的天下就节俭不下这一点微不足道的工钱吗?”当然,沈榜也只是对天感叹一番而已,他的县衙里也拿不出银子来支付这些工钱。
明代这种铺舍的体制,现还留有一些痕迹,六铺炕就是当时铺舍的名称。据《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载:“安定、德胜关外共六铺”。这六铺管辖的街坊有安定门外:税课司、北郊方泽(即今地坛)、四卫勇士营、大教场、三大营、苜蓿地;德胜门外:税务公司、冰窖小店儿。铺舍就设在安定门外和德胜门外的中间位置,非常简陋,不过是设置几个供铺兵们休息的土炕而已。因此这里就被当地人称为“六铺炕”,运用至今。另外近郊还有些诸如“十里堡(铺)”、“马家堡(铺)”之类的地名,也都是这样延用下来的。
红铺
明代,这种城内外各街坊的铺称为白铺,还有一种专门保卫皇城的铺称为红铺。紫禁城墙外铺称为内红铺,共三十七铺。其中前九铺象征九翟,周围二十八铺象征二十八星宿,隶属五府勋臣管辖。皇城墙外的铺称为红铺,共七十二铺,象征着七十二诸侯,围绕皇城,隶属留守等指挥。这七十二外红铺,均有官军驻守,每日夜巡。在长安右门(今中山公园门前西侧)备有铜铃七十八只(弘治年间丢失二铃,仅剩七十六只)。每晚初更时起,十名官军由此持铃出发,将铜铃一一摇振,沿着长安右门、西安门、北安门、东安门、长安左门(今劳动人民文化宫东侧)的方向,环城巡逻。官军巡逻经过这五个皇城门时,每十只铜铃以兵部火牌(铜牌)一面为凭证,交付五门的值守人员检验发铃收铃之数。这样,当各城门及七十二铺官军巡逻并交验铜铃完毕回到长安左门时,天已经亮了。巡逻过程中,如果在外红铺辖区范围内发现有冻饿而死或跳河上吊的死者,必须请随驾锦衣卫一人,并有宛平、大兴县县官相验,写出报告,盖印具结,然后奏请有关部门定夺。如果尸体正好停在红白铺或内外红铺的界线上,则要两铺具到,按尸体占各铺的多少来决定由谁处理。处理完毕,尸体送出五皇城门,由北城或中城的兵马司具结领尸掩埋。然而这具尸体是谁,究竟是怎么死的,兵马司是一概不管的。
到了清代,由于皇城内居民逐渐稠密,人们出入城门的次数增多,所以东安门、西安门、北安门(地安门)夜间闭而不锁,凡是居民中有重病或接生等情况需延请医生的,不拘时间,可以自由出入。
资料来源:百度百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