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吴祖光新凤霞藏书流失民间

作者:dindon 点击数:98次 来源:互联网
   近日在“孔夫子旧书网”拍卖中陆续出现盖有吴祖光、新凤霞夫妇印鉴和签名的藏书数十件,引起有关方面关注。
  吴祖光从小就与书结下了不解之缘。吴祖光、新凤霞夫妇藏书两万余册,以现代文学和当代文化名人杂著居多,其中多有著名作家们签送给吴祖光、新凤霞夫妇的。吴祖光、新凤霞夫妇1997年当选“北京首届藏书状元”,对北京民间读书、爱书、藏书热潮的发展和壮大推波助澜。1998年新凤霞逝世、2003年吴祖光先生与世长辞,他们身后为现当代文学留下数十种剧作和散文集,成为文化界的“伉俪作家”。爱书、读书、写书、编书、出书是吴祖光先生一生的追求,“人美、歌美、画美、文美、心美”是新凤霞的写照。
  吴祖光、新凤霞夫妇藏书流散社会,北京藏书界为之怅然。据1997年同台当选“北京藏书状元”的谢其章、秦杰先生介绍,他们是出于对吴祖光、新凤霞夫妇的敬仰和抢救的心情从网上重金购买该批藏书的。其中谢其章所购:民国毛边本郁达夫著《日记九种》(1928年1月版)极具版本和收藏价值;秦杰所购:民国世界书局“戏剧丛刊”零本(1944年版)数种、李公仆创办的“昆明北门出版社”出版物(1945年版)数种等都是难得的版本书。更让两位藏家“睹物思人”的是该批藏书均加盖有“吴祖光新凤霞藏书”印,使两位回想起前辈艺术家对后学的奖励与关怀。但还有大量的当代著名作家们签送给吴祖光、新凤霞夫妇的书籍如夏衍、萧乾、黄苗子、张中行、袁鹰、沈鹏、方成先生及日本友人的签名本图书同样具有相当的文物价值和纪念意义。如此数量巨大的珍贵藏书流失民间,一定事出有因。
  著名剧作家吴祖光17岁闯入文坛,19岁时就创作了抗战题材的话剧《凤凰城》,从而受到周恩来同志的赞扬,称他为“神童”。不久,他又写出了《正气歌》,奠定了他的名气。随后,又编导出了《少年游》、《风雪夜归人》、《捉鬼传》、《莫负青春》等大量抗日进步作品。文史学界一致称他为“近现代战争剧作第一人”。1949年以后,他以满腔的热情投入到新中国的文艺事业之中。他把家中珍藏的241件国家级文物全部捐献给故宫博物院,并动员新凤霞捐献出了全部剧装道具和房产。根据周总理的指示,他导演了戏曲艺术影片《梅兰芳的舞台艺术》(上下集),为程砚秋改编并导演了艺术影片《荒山泪》,同时编写了话剧《闯江湖》,京剧《三打陶三春》、《武则天》、《三关宴》、《凤求凰》,改编了评剧《花为媒》、《牛郎织女》、《红旗歌》等大量作品,堪称我国现当代剧坛颇有代表性的著名剧作家。不过,人们对吴祖光印象更深的,也许还是他与新凤霞几十年相濡以沫的爱情故事。吴祖光与新凤霞一生的挫折和苦难多过顺利,挫折越多他们的感情越深。几十年的相濡以沫,一辈子的忠贞不渝,让这对剧坛伉俪得到了真正的幸福和美满,也双双成就斐然,相得益彰。从青春年华的《刘巧儿》、《花为媒》的合作,到迟暮之年书画唱和,吴祖光和新凤霞无论艺术生涯还是日常生活,他们都融进彼此的心灵,长相厮守,“他们的爱情是上个世纪最完美的爱情。”
  2003年4月9日,剧作家吴祖光辞别人世,走完了86载人生旅程。他一生做人为文率真、敢言,因而历经坎坷与磨难。特别是在他的晚年,与他相依为命的妻子新凤霞先他而去,让他饱受折磨。但豁达开朗的性格使吴祖光一次又一次地从逆境与哀苦中挺了过来,直到最后,他的精神状态一直很好,因而,他走得很从容。吴祖光生前笑对苦难,笑对生活,笑对人生。据了解,吴祖光先生生前最后做的一件事,就是将5000余册藏书捐赠给北京戏曲学校图书馆。这位一生爱书、读书、写书的人,他最后的心愿就是将书香留给人间。
  吴祖光、新凤霞夫妇藏书流散社会的具体数量和去向尚不能知其全貌,但该批藏书有关吴祖光、新凤霞的身后事宜,相关情况待后续报道。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