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古老的城市苍凉的风

作者:dindon 点击数:147次 来源:互联网

201061713483469689.jpg


帝都余韵、十里洋场、津门旧事、桨声灯影,乱世里的浪漫与传奇,市井生活的平凡与沧桑,一一汇集成篇,现于眼底,伸手可触。历史的园林中,过去和未来同样苍茫而新鲜。城市离我们很近,我们天天穿梭其中;城市离我们很远,我们只在城市的某一角。老城市离我们更远,历史的文字令我们惘然;老城市离我们很近,因为我们有了《老城市》。

  20世纪真是一个匆匆而过的世纪,许多事情还来不及打点,许多思潮还来不及清算,人们激动的脚步似乎要先行跨入新的百年。可下个世纪的钟声敲响之后,风到底往哪个方向吹,又有谁可以预料呢?在这变幻不定的世纪之末,在这个时尚即插图的时代,一不经意中怀旧却已经成了一种普遍的情绪,读图也成了许多人的阅读方式。人们愿意把自己浸泡在历史之中,翻阅图片与文字。乱世里的浪漫与传奇,市井生活的平凡与沧桑,一一现于眼底,一一伸手可触。

  这便成了老字号的流行。

  在《老房子》、《老古董》、《老相册》、《老新闻》等老字号一阵风刮过之时,人们在眼花缭乱之中,真有点不想睁开眼睛来。老城市丛书的出版还会吸引人们的目光吗?

  但《老城市》让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

  《老城市》不仅是老字号丛书的拓展和延伸,而且它有着自己鲜明的个性,按编者的话来说就是图文并茂--这又是一个出版界和读书界的老话题,但它的策划,编辑对图和文的采集,插接,修剪和编排费了不少心思,也取得了图文并茂的最值效果。也许是总结了以前许多老字号丛书的经验,编者力求使图文在时空两个层面上结合,时而同步,时而分离,时而重叠,时而交错,时而观照,时而融合,图本没有妨碍文本的深刻和抒情,文本却给予了图本的最贴切,最入骨的诠释,让我们在眼花缭乱中迁想妙得,读起来饶有兴致,轻轻松松。

  徐城北著说《老北京》,吴亮著说《老上海》,叶兆言著说《老南京》,林希著说《老天津》,每个城市的著文都是身处当地的著名作家。著文遵循了统一的思想,都遵循了每座老城市的历史,又各独自的行文风格。各大博物馆,档案馆提供的弥足珍贵可以立体的反映每座老城市的建筑风貌,历史变迁的事件与人物、民俗与文化的照片极具阅读价值与收藏价值。里面的许多图片可以放大,装在镜框里,独个欣赏。

  于是乎,城墙、庭院、老街、胡同,店铺、马车、战争、女人、服饰、烟斗、辫子,败絮与荒陌,沧凉与繁华,帝都余韵,十里洋场,烟花巷陌,桨声灯影一一汇集成篇。传承了古城深处的魅力,挖掘古城角落的沧桑,《老城市》做成了精品。它是立体的呈现了历史,它给予了历史一个新鲜。

  文化、交通、规划、环境......,城市的方方面面也在这新世纪来临之际成了大众与传媒时刻关注和探讨的话题。深秋的某一天,独行在熙熙嚷嚷的人来人往的城市某个角落,不经意之中,随声听里传来点评城市的声音。北京,最大气的城市;上海,最现代的城市;广州,最说不清楚的城市;南京,最忧伤的城市;深圳,充满欲望的城市;珠海,最浪漫的城市;大连,最有男人味的城市;......夹杂着长长的评论和解说,我听了一个又一个。......

  那么老城市呢?世纪之初画面,引来世纪之末的回响,不用过多的解说,便有许多人去阅读,便有许多人要去亲近。人们爱这落满尘埃的画面散发出的淡淡幽香,爱这古城断壁颓垣上结满的青苔和开出的无名野花,爱听那我们所熟知人物轻轻走过的脚步声。古寺钟声幽幽敲响,一阵阵让我们遥想历史的神秘。

  名城虽好,总是难以看遍;古城虽好,不如卧而神游。《老城市》一卷在手,俯仰之间,陈迹犹现。你不必翻阅厚厚的历史,不必穿越拥挤的街道,你无须李白的轻舟、陆游的毛驴,即可领略近一个世纪的图景。

  这样的年月这样的风,悄悄地吹过我们身边的每座城市,太阳在古城墙上升起,在古钟楼旁落下。历史的园林中,过去和未来同样苍茫而新鲜。城市离我们很近,我们天天穿梭其中;城市离我们很远,我们只在城市的某一角。老城市离我们更远,历史的文字令我们惘然;老城市离我们很近,因为我们有了《老城市》。

丁当(7月31日11:56)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验证码: